困境与混改下的云南城投 逾百亿价码转让项目

保利发展的混合改革是云南城市的生命线吗?

大多数时候,商业策略没有被考虑出来 四年前,云南城头(音译)宣布,它发誓要成为“中国健康休闲房地产的领导者”,并把自己转变成一个健康、文化和旅游业。 从各方面来看,这一战略的制定有其合理性,但现实要残酷和复杂得多。

10月28日,根据公告,该公司已于10月25日在云南产权交易所上市,转让其51%的成都会展股份和51%的时代环球股份。两个项目转让底价合计152.69亿元。

从想被完全包容到放弃,云南在成都会展投资的命运跌宕起伏。 现在,这两个项目正在寻找新的所有者。在减肥的同时,云南市也在关注与保利集团的混合改革。 离开房地产行业后,不少公司开始“下跌”。幸运的是,云南城头仍然有机会奋力拼搏。

六年前,云南城头开始酝酿战略转型。 基于传统住宅开发业务的向外分化,城市住宅综合体开发被视为战略核心业务,旅游房地产得到培育,物业管理和服务业务得到发展。

2015年,云南城头正式宣布增加健康休闲地产的规模,并誓言成为“中国健康休闲地产的领导者” 该公司为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制定了战略计划。它将与集团协调开发健康休闲资源,转变为健康文化旅游产业。

在过去的几年里,云南市错过了最后一轮的产业红利,在激烈的转型中一步一步失去了阵地。

今年前三季度,云南城头实现营业收入48.52亿元,同比下降30.61%。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10.63亿元,同比下降567.15%。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亏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人民币10.39亿元,同比下降338.92%

今年9月17日,云南城头在云南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两家公司持有的51%股份 现在,转让筹码终于明确了,受让方需要同时接受两个项目的股份。

此外,转让条件还要求受让方提供不低于50亿元的银行存款证明。 同时,必须有文化和旅游房地产开发方面的经验,并在全国至少有5个(包容性)文化和旅游房地产开发项目。受让人不接受以财团形式参与受让人的意图。

严格条件窄范围 在一片喧嚣声中,融创中国长期以来被视为潜在买家。 7月10日,成都会展与荣创西南成立了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万元的成都环球荣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魏东。

目前,云南城头已质押上述股份 其中,成都会展51%的股份质押给中国银行云南分行、中国工商银行云南分行和招商银行昆明分行。时代环球51%股权质押给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云南城头先后转让了一些公司股份和项目,包括昆明盘龙虹桥村和龙池村的老改造项目、弥勒佛寺村的改造项目和城市昆明湖项目等。

与此同时,通过暂停现金流,集团得以积极接收粮食,今年达到预售条件的商品价值约为138亿元。 目前,云南城头有6882亩土地储备,有房地产证,约2175亩纳入今年的发展规划。

混合改变让生活更快乐

目前陷入困境的云南城头也有自己的亮点。

2007年,公司借壳上市a股,云南SASAC为实际控制人 在前董事长徐磊的领导下,云南城一路投票前进。 截至去年年底,集团总资产2924.73亿元,累计收入1400多亿元,实现利润150多亿元。

但是黑天鹅措手不及 2019年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宣布,云南城头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磊涉嫌严重违纪,主动自首。他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

随着公司高层事件的发生,股价暴跌,公众舆论随之而来。 然而,随着云南城市投资的不断干扰,“意外”迎来了一个转折点。

7月,云南省政府与保利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将参与云南城头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10月14日,云南市投资公司宣布,根据保利集团的推荐,云南省委决定任命保利集团的魏彪同志为省委书记兼省会投资公司董事长。

保利和魏彪在混合兑换局的到来给了云南城一点想象空 加快股权和债权转让是魏彪云南城市投资混合改革的第一步。

10月21日,云南城头宣布公司与广州金地和云南城头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将新疆何达60%的股权和债权、东莞房地产90%的股权和债权、版纳房地产90%的股权和债权、冠城改革公司90%的股权和债权转让给广州金地。 广州金地100%归保利发展所有

目前,混合改革进程仍不确定 然而,随着保利进入体育场,云南城市投资将推迟困境。 对保利而言,云南省投资的土地资源及其在文化旅游和医疗保健领域的布局极具吸引力。

2016年,保利地产制定了“一主两翼”战略,以房地产投资和开发为重点,以综合服务和房地产金融为两翼,引领医疗保健、文化旅游、教育等品牌的发展。 鲍莉的鲁文和杨康房地产正好符合云南城头的土地储备和布局。

(责任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