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怎么了?权益类投资占比不足三成 6124点曾高达九成

?

公共基金怎么了?股权投资不到30%,高达90%,达到6124。公开发行的“主营业务”将于何时回归?

a股市场未来将继续获得中长期资金,如公开发行。股票基金的规模和业绩也将成为检验国内基金公司竞争力的核心。

当上证综指触及6124点的高点时,股票基金占到当时总规模的90%。现在最新数据显示,股票基金不到公共基金总规模的30%。

在基金公司追求规模排名的趋势中,一些中小基金公司重规模轻结构,轻质量。由于许多基金公司借助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成功建立了巨大的资产规模,这种“示范效应”正被许多投资和研究能力不强、希望快速进步的新基金公司和中小基金公司模仿,导致一些基金公司轻视股票产品,在固定收益领域出现异常发展。

为什么股票基金的比例保持在90%到30%之间?

自今年10月起,中国证监会正式实施公开发行基金常规产品分类注册机制。对诚信合规风险控制水平高、中长期投资业绩突出的基金经理申报的常规产品将进行快速注册,未纳入快速注册机制的其他常规产品将在注册过程中进一步规范。

据悉,中国证监会将鼓励基金公司发行股票产品,包括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以及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产品,并加快审批程序。然而,债券基金和债券指数基金等非股权产品的申请数量将受到限制,多余的产品将被撤回。

根据中国基金行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中国共有126家基金管理公司,其中中外合资44家,国内公司82家。获得公开发行基金管理资格的证券公司或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13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2家,上述机构管理的公开发行基金资产总额为13.84万亿元。

13.84万亿的数字实际上低于今年2月的数字。今年2月,公共基金资产规模一度达到14.29万亿元的历史高点,货币资金占比高达63%。然而,从今年3月开始,公共基金的基数连续四个月下降,导致公共基金整体规模严重萎缩。

具体来说,到今年8月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规模为7.34万亿元。虽然货币基金总规模有所下降,但债券基金比7月底增加了953.77亿元,今年8月底债券基金总规模达到2.5万亿元,债券基数比7月份增长3.97%,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货币基金规模下降的影响。 使固定收益产品总规模达到9.84万亿元,占公共基金总规模的71%,股票基金仅占29%。

然而,相对较低比例的股票基金并不是基金行业的最初面貌。当上证指数触及6124点的高点时,公共基金的总规模达到了3.2万亿元,其中仅开放式股票基金的规模就达到了2.2万亿元,不包括混合基金,也就是说,当时股票基金的总规模占了90%。

然而,在2008年a股市场遭受严重冲击后,包括受市场教育的基金公司在内的a股投资者将目光转向了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由于a股短缺,股票基金的增长非常缓慢。然而,观察到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股票基金自2008年以来陷入低迷,主要是因为2008年后a股市场长期缺乏价值导向。概念炒作和上市公司治理存在诸多问题。随着a股市场逐渐转向基本面和价值,领先蓝筹股、硬核公司和白马在a股市场的市值上升也为监管机构进一步推动股票基金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一些市场参与者还认为,发展股票基金的意义不仅在于刺激中长期资本进入市场,还在于为a股市场带来更多的活水,增强a股投资者参与股市的信心,支撑中国实体经济。

公开募股行业的焦点应该是做些什么,而不是做什么。

这种大格局不仅好,同时从基金行业的微观角度来看,股票基金的发展也有利于基金公司的长期生存和发展。股权产品的管理费高于固定收益产品。如果股权规模较大,基金公司的净利润、经营能力和投资研究资源将会大大提高。

当公共基金依赖货币基金实现规模增长时,一旦股票基础萎缩,整个公共基金的规模也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一些基金经理早些时候已经向货币基金组织表示了警告。

2015年2月7日,基于公司对商品基础的理解,摩根士丹利华信基金发布了其货币市场基金的清算报告,正式结束了自2006年开始运作的货币基金。

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当时的达摩华信基金公司的负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该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公开发行基金应该专注于股票基金。即使没有可能影响规模的货币基金,也首先要确保基金公司的稳定运行。

据媒体报道,当时达摩总部对2013年的赎回浪潮感到震惊,认为这将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威胁到基金公司的稳定,最终决定“撤出货币基金”。起初,许多人不理解这种方法。毕竟,在过去两年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处于全面发展的良好阶段,这直接导致摩根士丹利华信的管理规模大幅下降。然而,从结果来看,该基金公司确实避免了类似的风险,并使公司有更多的精力开发股票产品。从目前的监管政策来看,这种市场判断和公司的发展方向无疑处于行业发展的前沿。

“基金公司的发展重点必须是做点什么,不要做点什么,不要盲目追求短期利益。”去年年初,京顺长城基金公司总经理乐康接受中国证券公司采访时,他也认为,活跃的股票基金是最能反映经理人投资实力的产品类型之一。固定收益领域一度流行的渠道业务是超越当时规模曲线的利器。然而,京顺长城认为,渠道业务不能反映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不属于传统的资产管理业务。因此,它降低了许多合作组织的渠道业务需求。

部分资金依赖固定收益的异常发展

然而,也可以看出,强调规模、注重结构、注重质量是许多基金公司的通病。这是因为许多大型基金公司在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的帮助下成功构建了巨大的资产规模。这种“示范效应”已经被许多新的基金公司和中小基金公司模仿,它们没有强大的投资和研究能力,希望迅速取得进展。

以2014年成立的红土创新基金公司为例。迄今为止,该基金公司共有约15种公开发行产品,总规模约为62亿英镑。然而,股票基金规模仍不到7亿,仅占股票基金规模的11.3%,甚至低于股票基金行业的29%。

正是因为红土创新基金公司将发展重点放在固定收益产品上,其股票基金产品很难获得规模和业绩方面的资源支持。以红土创新基金公司旗下最大的股票基金为例,截至今年9月30日,红土创新稳定混合A基金的规模为1.98亿,其在绩效行业的表现在过去6个月中增长不到4%,在市场上失去了很多阵地。

自从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进入基金行业,成为田弘基金的重要股东后,玩互联网的野蛮方式似乎扰乱了公共基金行业的格局,同时,“规模”这个词也越来越受到基金公司的重视,尤其是来自基金公司股东的压力。

数据显示,就资产规模而言,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田弘基金的整体管理规模为1.31亿元,居行业首位。它有55只共同基金和22只活跃的基金经理。

这家以前鲜为人知的基金公司,通过嫁接互联网公司的资源,专注于固定产品的策略,特别是总规模的。31亿元,以田弘余额宝为主,截至第二季度末规模高达6.277亿元。此外,拥有3只货币基金和51只非货币基金,资产462.59亿元。

其中,19只为债券基金,18只为活跃股票基金,13只为指数基金,只有1只为QDII。上述基金资产规模分别为250.82亿元、65.56亿元、146.07亿元和1400万元。主动股权基金的规模不到基金公司总规模的1%。

这种示范效应也导致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异常发展,权益规模大幅缩小。一旦公司所依赖的固定收益领域的规模大幅下降,整个公司的公开发行规模将受到影响。

以吴栋基金为例,总资产688.24亿元,其中公共基金172.65亿元,特别账户485.42亿元,子公司30.17亿元。公共基金的规模仅为公司特别账户资产的三分之一。事实上,172亿元的公共基金规模也明显小于2018年第二季度末,当时吴栋基金规模约为292.19亿元,而一年后公共基金规模下降了40%。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吴栋基金组织过于依赖的货币基金产品规模大幅缩水。在过去几年里,股票基金的规模持续萎缩。2011年初,吴栋基金的股权产品规模达到117亿元,到2014年将会有不到70亿只的股权基金。虽然a股股票基金的盈利效应今年开始显现,但吴栋基金的股票基金规模和比例仍处于尴尬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