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将走向何方?

?

原始标题:当当去哪儿了?

10月23日晚上,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他的妻子于瑜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发生冲突。在李国庆朋友圈的评论中,于瑜指责他家庭暴力和私人生活混乱。李国庆否认这一指控,并说他“要让儿子忍受23年”。后来,在7月底,微博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但于瑜不同意。这对夫妇共同创立了当当网,现在已经完全破裂了。

当当网成立20年后,京东等竞争者在经历了上市和退市,团伙和小队之后就被甩在了后面。 24日凌晨,于瑜在朋友圈中发帖说:“门很不幸,顾客没有受到阻碍,当当网更好。”在俞渝的领导下,当当可以去李国庆做得更好吗?

多次拒绝巨额投资

复制Amazon模式当当落后了

当当网曾经是国内电子商务领域的领导者,曾当过该行业的领导者。 1999年,李国庆和于瑜创立了当当网。当时,淘宝仍在摸索,在京东不改变电子商务之前,当当网的自营电子商务模式就非常出色。 2000年至2006年,当当网完成了三轮融资,总计4400万美元,在当时已经是天文数字。

自有模式+中国市场,当当网被誉为“中国亚马逊”,因此在2004年受到了亚马逊的青睐,后者希望以150的高价收购当当网70%至90%的股份。百万美元。

关心公司控制权的李国庆和于瑜不同意。 2010年12月,当当网成功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店。上市的市值超过23亿美元。次年1月,当当网的市值一度超过26亿美元,是公司上市后的最高水平。

后来,当当网在2013年错过了百度的股权时,又在2014年错过了腾讯的注资,然后失去了赶上阿里和京东的机会。李国庆透露,当当网坚持中立,当当网高管决定不加入团队。

“实际上,在我们接受腾讯在京东的投资之前,我们拒绝了腾讯的投资。现在可能有些遗憾。”今年二月,李国庆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

2015年7月,当当网提出了私有化计划,并于次年9月除名。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当网从美国退市后就想重返A股,但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网的发展潜力和盈利能力有限,加上京东,几乎不可能实现单独上市,例如阿里和其他强大的对手。

2018年4月,海航科技披露了一项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并计划通过发行股票和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北京当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当当科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初始估值为人民币75亿元。交易完成后,于浩和李国庆直接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16.49%。

今年7月,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军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当当网选择了海航作为其8000万用户及其全球供应链能力,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的免税店。 “当当在线,而(HNA)这些是离线资源,我们希望结合这种情况。”他说,终止交易对当当网本身没有影响,该公司在收购过程中运转正常。

下一步,陈立军说,当当网不是故意与任何人联系,但是如果有人来到门口,他不会拒绝。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的A股和香港股票都是选择。”

李国庆的离开

商业模式落后的当当网已经显示出疲倦的迹象

在当当网成立20周年之际,创始人李国庆决定离开。今年2月20日,李国庆发表公开信。 “经历了无数人生高峰之后,我进入了互联网的中场之战。我决定重新开始,再次回到梦想中。”李国庆助手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国庆离开当当网。之后,他将担任CRYSTO公共链生态学的DAPPCEO。从那时起,他还参与了“早晚阅读”知识付费应用程序的创建。

出于离开当当的原因,李国庆在公开信中说:“这三年新业务的经验给了我关于投资与创新的新思路。与其在成熟的平台内进行创新,不如说更好。学习使我们知道:“重构比塑造它更困难”也是我快乐地“走开”的重要原因。

“国庆节实际上已经脱离当当网超过三年了。当当网并不是外界认为的夫妻店。这种认识被误解了。”今年1月9日,陈立军对《新京报》记者说,李国庆已从当当网撤出。管理层是“两个人与我们讨论的结果”。他透露,于瑜是董事会主席,她领导高级管理团队决定该政策。

当当网也在2月20日发布公告,称从2019年1月起,李国庆将不再在当当网任职。他仍然是公司的股东。董事长于瑜也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定是由于浩领导公司高管做出的。

从持股比例来看,裕裕确实是当当网的真正力量。当当当于2010年在美国上市时,李国庆持有38.9%,余瑜持有4.9%。如今,在公司私有化之后,于钰的股份已飙升至64.21%。作为当当网的第一大股东,李国庆的持股比例已降至第二大股东的27.5%。从后来事件的发展可以看出,李国庆的离职并不像他在公开声明中所说的那样“幸福”。

当当网是中国最早的自营电子商务平台,在电子商务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未能把握行业发展趋势,错失了数个转型机遇。在类别选择方面,当当网多年来一直坚持书籍市场。尽管当当网试图增加类别并向第三方商家开放,但当当网的账面收入一直稳定在60%以上。与3C,服装,美容等类别相比,图书市场规模有限,在线率超过60%,很难有任何改善的空间。

其次,在仓储和物流领域,当当不想浪费金钱,却未能建立起足以抵御京东和苏宁的攻击的优势。尽管该公司在全国许多地方都建立了仓库,但配送使用了社会化的物流服务,这导致配送速度和效率低于竞争对手,从而导致用户流失。

曹磊说,当当网的商业模式太落后了,新的电子商务模式和格式缺乏布局。 “这是影响大资本进入的核心问题。”

他认为,当当网很难在现有的核心业务技术上进行扩展和升级。 “垂直电子商务多元化转型的理想状态是,它可以连接有效的闭环并建立一个小的生态圈,以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分散的状态只会导致资金和注意力分散。”

进入雨育时代,拥抱“情景化”和供应链改革的当当能否成功转型?

当当网在2016年退市后并未积极公布财务数据,但业务状况好于外界的想象。根据海航科技当时披露的财务状况,当当网2017年营业收入为103.42亿元,当年净利润为3.62亿元,较2016年分别增长14.27%和200%。

就当当网的现状而言,陈立军透露,当当网在2018年实现了超过100亿的销售额时,GMV约为150亿至160亿,利润超过4亿。该公司连续5年没有任何债务地盈利。

在与京东和天猫的比赛中,陈立军强调,当当网不主动发动战争。 “但是如果其他人挑起这场战争,我们将永远不会成为行业领导者。”他认为,这个行业生存的关键不是海盗。所谓的竞争就是盗版。陈立军说,当当网今年的计划率先建立了反盗版联盟,建立了白名单系统,并投入资金帮助出版商打击假货。

在采访过程中,陈立军谈到了当当网最“当当”的情况,例如积极拥抱小程序和颤音之类的新程序,例如轮换系统和生活用水计划的实施。公司。

这一切的变化都来自于玉上任后的晋升。李国庆离任后,首席财务官的联合创始人开始规范公司的组织结构和业务,为下一个“方案”和供应链改革做准备。

当当寻求主动和被动的变化。在资本层面,当当网在纽交所退市后,去年宣布将与海南航空旗下的天海投资一起推进重组计划。这是主动攻击;在人员方面,李国庆的完全离职和于的力量掌握不了。这是当当。内部的意外情况。

在电子商务领域,当当正走向深水区。根据陈立军的说法,当当网在俞渝的领导下确立了“情景化”的主要战略,并将深化供应链改革,以开辟行业各个层面。

但是对于一家拥有20年历史的互联网公司而言,要求进行更改比较容易。于浩将面对的是传统竞争对手的斗争以及新兴电子商务公司群体的挑战。她将向外界证明,当当网不仅是李国庆的公司,还是外界所低估的图书市场。值得花更多的时间进行聚焦和抛光。

(编辑:DF358)

1901万!杭州一彩民花15元中得大乐透追加头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