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4.5亿的“救火队员”终成“弃子” 雪莱特1元甩卖富顺光电

?身价4.5亿元的抚顺光电,终于在“闯关”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了Shellett(.SZ)的“丢弃者”。 10月22日,雪莱特透露将以1元的价格转让100%的抚顺光电。 2015年初,Shellett完成了对抚顺光电的收购,这成为对上市公司业绩的最大依赖。然而,在合并带来的短期“药物效应”消失之后,如何找到新的业绩支撑点,资产出售显然不是最终的答案。

1元出售抚顺光电

根据Shellett的公告,该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佛山雪光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拟转让抚顺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顺光电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有限公司持有的股份总额为人民币1元。呼叫(厦门)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ood Call)和沧州金鑫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丰)。交易完成后,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不再持有抚顺光电的股份。

资料显示,抚顺光电成立于1995年11月,注册资本1.54亿元。它主要从事LED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以及电动汽车充电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截至2019年7月,公司净资产为9097.9万元,今年首七个月的营业收入为222.21万元,净利润为-16.67亿元。

根据壳牌先前披露的信息,抚顺光电的主营业务已停产。今年上半年,壳牌莱特已为抚顺光电坏账准备了2.18亿元,为存货折旧准备了2.17亿元。该《财报》记者指出,由于诉讼,仲裁纠纷众多,抚顺光电的部分资产和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部分资产被法院没收。

薛来特说,由于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业务的发展,由于宏观经济形势,行业和客户情况,抚顺光电资金短缺,债务逾期,经营亏损较大,流动净资产是负面的。股权转让有利于减少公司损失,控制业务风险,改善公司财务状况以及优化资产结构。

出于1元的交易对价,记者于10月23日致电Shellett,但在新闻稿发布前没有得到答复。根据公告中披露的信息,交易价格由交易双方确定。其中,抚顺光电的流动资产为负数,交易完成后仍承担相应的债务,这可能是决定交易对价的最重要因素。

并购不是“长效药物”

很多人可能已经忘记了。 2014年,Shelley Fufu负责收购抚顺光电(于2015年3月完成)时,总共花费了4.5亿美元。当时,抚顺光电有限公司还提供LED照明和显示应用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这些产品主要提供给市政工程,金融力量,公路隧道,广告媒体和运动场馆等中高端行业用户。 2013年,抚顺光电实现营业收入2.27亿元,净利润高达3391.6万元。

然后,斯诺赖特(Snow Wright)从表演的顶峰跌落。雪莱2013年和2014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仅为3.92亿元和4.42亿元。同期回国母亲的净利润仅为16129.90万元和172592万元,几乎是抚顺光电的一半。

但是从2015年抚顺光电合并之后,Shellett的业绩迎来了近年来罕见的业绩。从2015年到2017年,雪莱的重返母亲净利润分别为5679.6万元,4050.3万元和5587.02万元。其中,2015年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229.08%。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三个报告期内,抚顺光电的收入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48.93%,51.91%和42.79%,尽管对抚顺光电的收购已通过类似的方式逐步扩大。新业务,但抚顺光电仍是其业绩最大的依赖。

这只是不好。从2018年开始,由于整体融资环境的影响,Shellett的财务压力加剧了。抚顺光电的业绩开始“衰落”,原因是充电桩业务前期投入过多,未收回的应收账款庞大。今年,Snowlight的收入仅为5.66亿元,抚顺光电迅速缩水至1.12亿元。在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宣布抚顺光电的主营业务已终止。本期雪莱特亏损人民币1.62亿元,同比下降902.02%。

在这方面,一位行业分析师在接受采访时说,尽管公司的主营业务已扩展到新能源,无人机等领域,但斯诺赖特近年来已先后收购了抚顺光电和深圳卓宇等资产。 “行业,但快速扩张下的隐患值得关注。以收购抚顺光电为例,充电桩业务受到国家政策和下游需求等因素的极大影响。斯诺赖特太“强大”,导致积压库存,进而占用公司资金并增加流动性风险;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这只是第一步,要及时剥离资产并停止亏损;如何把握业务扩张的节奏并寻找新的性能支持点尤其重要。

《金融新闻社》记者指出,从2018年到今年上半年,Shellett连续遭受亏损。该公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将亏损1.9亿元人民币。几乎不可能在第四季度扭亏。如果它无法在2019年扭亏为盈,该公司的情况将变得极为危险。

(编辑:唐新欣HN060)

男友中再添小鲜肉一枚!萧亚轩小16岁男友公开:高颜值想进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