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58万的车购买盗抢险 结果买的是“失效GPS产品险”?

?

原始标题:购买一辆580,000辆汽车的盗窃案。结果是“ GPS产品保险失败”?

4S店正在拆除陈先生汽车上的GPS

今年7月,陈先生在成都龙泉,龙泉以及沃尔沃4S店及以后购买了58万辆越野车,并要求在4S店偷窃4808元的抢险保险。经过几次提醒,9月中旬,陈先生终于得到了一份副本《保险凭证》。

“我验证了该凭单,发现它已经过期,而保险人根本不是我,而是四川悦泰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陈先生觉得自己是欺诈行为,要求4S商店偿还三分钱。

9月23日,长征超过了沃尔沃4S商店,他说虽然商店没有为陈先生购买传统的盗版保险,但结果定位是相同的,即车辆被盗,有人正在付款。仅同意退还保费或重新购买被盗的保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此《保险凭证》保单编号对应于失败的GPS产品责任保险,财产保险金额为500,000,而不是《保险凭证》中包含的580,000。

蹊跷

流程4808购买被盗的保险

发现结果是GPS产品

先生。陈正在研究法律。为了避免踩雷,他于今年7月制定了全买策略。他终于在龙泉地区的长征地区选择了一款越野车,超越了沃尔沃4S店。裸车价格为550,000。

“起初,我想全额购买,但是销售顾问直接建议抵押,说全额是20,000。如果是抵押,制造商和银行将不得不支付附加费用为人民币20,000元,但零利息。”丈夫总结了一下,选择了抵押贷款,并添加了各种装饰,车辆发票的总价为58万。

针对抵押贷款需求,销售顾问建议购买为期两年的被盗保险。他在商店花了4,808元购买了失窃的救援物资,但尚未收到发票和保险单。

多次提醒,9月中旬,销售顾问终于从微信发送了《保险凭证》和发票,陈先生立即核实了证书,发现证书已于今年8月15日到期,被保险人是四川悦泰克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也是公司,保险是GPS产品。

“从被保险人和产品的角度来看,该保险证书与我无关,但凭证也记录在我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中。”陈先生说,现在从头到尾回顾这是很常规的。

7月份交货后的几天,陈先生在车辆后座上发现了一个GPS盒子。他质疑销售顾问。另一方解释说,银行可以安全地保护贷款工具。他没有理由。经过进一步调查,他随后向银行查询了贷款人员。

“银行家告诉我,他只要求购买一个盗窃案,从未要求提供GPS。”陈先生说,他要求删除涉及隐私的GPS。 9月20日,在他的证词下,4S商店将拆除GPS。

各种各样的迹象,让陈先生推测:“ 4S店很幸运,可能是为了吃保费,将盗窃保险纳入GPS,如果车辆丢失,则可以通过GPS找到车辆或举报。 “

此后,陈先生还核实了制造商和银行从未收取过2万元的手续费。这完全激怒了陈先生。他认为自己受到消费者欺诈的影响,要求4S店支付保险费4808元,退还3万元的手续费2万元,被4S店拒绝。 “只愿意退还保费。”

研究

“ GPS产品责任保险,产品事故造成的财产损失的赔偿”

9月23日,陈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记者提供了《保险凭证》和中国人寿发票。《保险凭证》表明被保险人为悦特汽车的信息技术。保险范围为购买了车辆信息窃取安全服务系统并将其安装在车辆智能终端中的合法机动车。服务期限为2019年7月25日。至2021年7月24日。

保险责任提示,当车辆在约定服务期限内发生全车被盗窃、抢劫、抢夺的,经过出险地当地的县级公安部门立案证明,满60天未查明下落的车辆损失,由保险人在约定的赔偿限额内按照车辆折旧后实际价值的100%进行赔偿。

《保险凭证》还有悦车信息技术车辆盗抢保障服务用车信息登记,里面登记了陈先生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理赔须知提示,当车辆发生全车盗抢后,由悦车信息技术向保险公司报案,车主通过悦车信息技术向保险人索赔,保险人不接受车主的直接索赔,保额为58万元。

陈先生给中国人寿财产保险拨打了客服电话,客服表示,这是一个GPS定位终端产品责任险,有效期为2019年8月15日。“你是否购买的是一个盗抢险?”这名客服说,当车辆被盗之后,可以根据这个险种处理理赔,至于这个GPS是否关联陈先生的车,需要再核实。

记者以顾客身份再次致电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客服,“GPS产品责任险跟盗抢险的区别是,车辆盗抢险是属于车险范围,产品责任险是指产品发生故障可以进行赔偿。”这位客服表示,保险机构对产品事故所导致的财产损失和人身伤亡进行赔偿,“财产损失的限额是50万,没有显示车辆损失赔偿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悦车信息技术的股东为四川长征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记者致电悦车信息技术,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此外,陈先生提供的一份《补充协议》显示,车辆的裸车价为56万,另有手续费2万元。

回应

“结果导向一样,只是流程有一定的偏差”

9月23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陪同陈先生到了长征超越沃尔沃4S店,销售经理黄伟介绍说,保单纠纷由来是,最初陈先生在4S店购买车辆商业险和盗抢险,8月中旬后,陈先生觉得保险买贵了,找银行和保险公司退商业保险,成功退了。

黄伟说,虽然4S店购买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盗抢险,在流程上存在一定的偏差,销售顾问没有对陈先生解释清楚,造成了双方的误解,但是从结果导向来看,结果目标都是一样的,即是车辆发生盗抢后,有人对车辆进行赔偿。

“陈先生说我们欺诈,可是我们提供了服务,结果指标是一样的。”黄伟说,《保险凭证》的保单号并未失效,经过核查是漏打了一个数字,不过,他拒绝向记者提供新的保单号。

黄伟表示,既然陈先生不认可这种盗抢保障服务方式,该店愿意把4808元保险退还给陈先生或者为其购买两年传统意义上的盗抢险。

关于购买费用的问题,双方均认可1万元装饰品费用,至于手续费,黄伟表示,不管是按揭还是贷款,车辆的裸车价均为57万。黄伟说,55万是客户想要的价格,但他们卖不出来。“陈先生也认可了,如果想要,贷款价格是57万,全款价格也是57万。”黄伟说,之所以把2万手续费单独列出来,是方便公司做账和员工提成。“陈先生误会了。”

记者离开后,陈先生电话表示,他收到4S店提供的新协商办法,将保费退一赔三。“我没有同意,本来就不为钱,而是为了避免其他人踩坑。”

律师说法

无法主张退一赔三

可以要求返还

四川及第律师事务所邢连超认为,4S店为顾客购买保险,本身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关系,不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主张退一赔三没有法律依据。

“但是如果双方协商愿意退一赔三,法律并不禁止。”邢连超认为,对于2万元的手续费,则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主要是看如何认定这笔费用,一般来说不可以在公示的价格之外再额外收取费用,应该充分告知消费者的价格构成,如果收取价格之外的款项,可以认定为消费欺诈和价格虚假宣传,可以主张退一赔三。”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认为,车主与4S店 购买保险属于委托代理关系,适用于《合同法》,4S店没有尽到委托义务,就应该为此承担违约责任,把费用退还或者重新购买。

“对于2万元的手续费,在购车补充协议中,单列了2万手续费,但是4S店没有对手续费做出合理的解释,属于额外收取的费用,应该予以退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