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好中国特色的劳动力市场

?

截至2018年底

该国有1.1亿户家庭,其中3414.2万户

全国共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35700个,各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2.28亿人次。就业总人数继续稳定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经济体制改革,我国劳动就业体制改革不断深化,彻底改变了计划经济中“统一与全面融合”的格局,就业范围缩小路径,单一就业形式以及就业活力不足。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就业管理制度和劳动力市场机制,劳动力市场机制在人力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不断增强,已成为主要手段,在刺激劳动力市场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劳动力最活跃的生产要素。经济增长和就业稳定的重要机制。

1980年代初,为了解决农村知识青年的就业问题,党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劳动工作会议,提出了解决就业问题的指导思想。在全国的总体规划和指导下,实施了劳动部门。引入就业,自愿组织就业与自雇相结合的工作,被称为“三合一”就业政策。它打开了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中多种渠道就业的大门,阐明了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的就业状况,释放了青年劳动力的主观能动性,确立了青年劳动力的就业状况。青年劳动力,劳动力市场开始发展。

1980年代以来的城乡经济体制改革主要集中在两条主线上,即城乡和企业劳动力库存的改革。一条主要路线是引导农村劳动力向城市就业的有序流动。 1980年代初,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农村劳动生产率显着提高,因此农村劳动力有大量剩余。政府通过有序开展农村劳动力流动工程和促进农村劳动力发展,解决了这一问题。这一过程确定了农村劳动力的就业状况,外国和私营企业的就业状况。

国有企业用人制度改革是劳动用人制度改革的又一主线。 1986年7月,国务院颁布了国有企业实施劳动合同,聘用工人,解雇纪律人员和失业(失业)保险的劳动管理规定,并明确了国有企业和劳动者的用人单位和用人单位。状态。自1990年代以来,党中央明确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加入世贸组织后,国有企业改革已进入关键阶段。党中央,国务院明确提出“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实施再就业项目。到1990年代末,中国制定并实施了“劳动者自主就业,市场调节就业,政府促进就业”的市场就业政策,标志着所有企业和劳动者的就业和就业状况得到了明确的阐明。成为劳动力的培养和发展。市场机制中一种新的市场就业方式。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用人单位自雇,就业市场调节,政府促进就业和鼓励创业”的政策,不仅阐明了市场就业机制,而且肯定劳动是就业的主体。作为用人单位的企业家主观身份,并将就业与创业作为融合的主体,劳动者不仅是就业的主体,而且是就业的主体,企业家精神将就业带入一个新时代。截至2018年底,全国有1.1亿个家庭,其中3414.2万户。 2018年,有21,495,800个新市场实体,670万个新企业,平均每天18,300个新企业。

改革开放以来,通过积极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公司逐步确立了自己作为劳动力市场主体的地位,并确立了劳动力作为就业主体的地位。在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指导下,雇主实现了独立就业,而劳动者实现了自营职业,就业和企业家精神。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35700个,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2.88亿人次。就业总人数继续稳定增长。

未来,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将出现以下新的发展趋势。

一个是服务就业优先战略和就业优先政策。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提出“坚持就业优先战略”。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就业优先政策''。《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就业优先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共同被纳入宏观经济调控的三大政策中,并作为“优先发展”的宏观政策,劳动力的发展中国特色市场必须首先为实现就业优先战略和政策服务,并成为国家宏观调控的手段和工具。

二是助力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作为重要目标,反映了新时代党和政府从改善民生的大局出发,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高度,对就业工作提出新要求,同时也顺应了广大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期望,对于推动经济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特色劳动力市场发展要紧紧围绕这一目标要求,助力劳动报酬与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助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助力畅通就业渠道,推动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加充分的就业。

三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维护劳动者平等就业权利。从市场制度的角度查找并消除影响平等就业的制度障碍,消除就业歧视,保障全体劳动者享有平等的劳动权利,使人人都有通过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健全覆盖全民、贯穿全程、辐射全域、便捷高效的全方位公共就业创业服务体系,弥补市场机制作用不足之处。民营职业中介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在发布招聘信息、帮助用人单位招聘过程中要公开透明,向所有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公平的就业条件。

四是形成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过程中,通过市场机制形成人力资源协同发展,促进各类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发展。加强产业链和生态群建设,通过创造多样化需求带动就业,协同培养市场机制发展,拓展就业新空间,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中促进就业。在产业发展、结构调整、转型升级过程中,应用政府调控和市场机制增加就业。

(作者为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

《人民日报》( 2019年09月23日 16 版)

(责编:朱紫阳、孝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