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良:国际金融中心角逐寸阴是竞

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枢纽,国际金融中心不仅可以聚集大量的国际金融资源,还可以促进国际资本流动,在国家乃至区域经济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在当今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化的过程中,国际金融中心仍然是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制高点,随着全球经济转移和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而变化。

首先,国际金融中心有望向亚太地区倾斜,形成“三脚架”结构。近年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稳步增长,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增强经济实力需要一个匹配的金融体系,这是世界经济金融中心变迁的基本经验。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将逐步使亚太地区成为金融中心的下一个聚集区。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国大陆地区有潜力和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更重要的是,亚太地区本身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东京,香港,新加坡等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作为“一带一路”的起点,亚太地区也有条件和力量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未来,世界经济结构将逐步演变为美国,欧盟和亚太地区的三方局面,类似的模式将出现在金融中心。此外,沿途的“沿途”预计将产生新的区域金融中心。

其次,预计欧洲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进一步加强。 “一带一路”布局具有先进的视野和意义。起点是最具活力的亚太经济圈。终点是欧洲经济圈,经济实力雄厚,现代文明程度高。这将是世界上最长,最经济,最有前途的经济走廊。包括伦敦,法兰克福和阿姆斯特丹在内的欧洲国际金融中心的数量和实力在全球得到高度认可,更有利于提升该地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欧洲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辉煌的财务历史。借助“一带一路”的机遇,欧洲国家在与中国合作的过程中,在整合“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可以更好地探索沿线国家的发展机遇。参与“一带一路”将直接获得可观的效益和红利,这不仅会削弱其地位,还会在巨大的资金需求下进一步巩固和加强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和实力。

第三,金融技术的发展将影响未来国际金融中心的内涵和形式。根据全球金融科技中心联盟的数据,伦敦,新加坡和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也处于全球金融技术发展的前沿,这表明国际金融中心正在发展成为一个全球金融技术中心。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认为,国际金融中心竞争的焦点在于金融技术。展望未来,我们必须继续关注国际金融中心所在地的演变,并关注金融技术已成为考虑和评估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部分。金融技术将改变国际金融中心的内涵,为金融中心的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金融技术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可能会促进国际金融中心形态的变化。

最后,保持经济和金融活力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基石。亚洲地区拥有世界上最集中的人口,世界上最大,最具活力的城市和最有前途的大型市场。全球经济和金融焦点的未来将转移到亚洲地区,亚洲地区的国际金融中心将面临重大发展机遇。当然,它也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香港作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高度商业化,市场化和国际化。它连续24年被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保持着“良好的司法制度,社会诚信,监督”。高效的系统和自由市场开放的优越环境。香港目前的情况以及经济和金融发展的不确定性肯定会对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在伦敦和巴黎等老牌金融中心,以及后来在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新兴城市的竞争形势下,只有抓住机会在未来的国际金融中心竞争中占据主导地位。为此,我们应该保持稳定健康的经济发展,引导全球资本流入;以金融技术为核心,加快金融业结构升级,为金融技术的发展占据新的高地;深化金融创新,发挥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建设领先优势;利用高校聚集的优势,加强创新,成为引领科技创新的重要领域。 (作者是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