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买变抛抛抛 上市药企收购医院不再冲动莽撞



“买入买入”改变“折腾抛出”上市公司购买医院不再“冲动”[p>

71c0-icmpfxa3552673.jpg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王元正

近年来,许多公司已经将他们对医院的态度从“买卖”改为“扔掉”。许多上市公司对收购医院的态度也变得平静和客观。原因是企业在医院收购国有企业。医院改革的背景,但对于上市公司,医院收购医院后的表现,难以找到的财务数据是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济民医药,英康人寿等企业已被招聘。

北京鼎辰医疗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施立辰分析说,许多公司为了转型或增加业务单位而购买医院。该战略本身是可以理解的,但医疗领域有其自身的特点,长期投资回报,重资产,医院区域性。强大的特征等使得雇主难以在短时间内获得丰厚的回报,并且难以满足雇主的投资期望。

红名单

收购的初衷是改造或增加业务部门

制药公司参与医院收购是一种正常的投资行为。在国有企业医院改革的背景下,近年来医药公司购买医院的行为频繁出现。在收购和参与医院运营的背后,增加业务部门的战略考虑因素是许多公司经常拍摄的原因。例如,英康人寿于今年4月26日宣布完成收购谢祥贤持有的重庆华建友方医院有限公司51%股权,总价值1.33亿元。英康人寿表示,这一举措是公司继续扩大医疗卫生行业的又一重要举措。近年来,英康人寿继续拓展医疗服务业和医院。自2017年以来,通过收购友谊医院75%的股权和杭州中卫医院100%的股权,积极探索西南和长三角的医疗卫生服务业。收购重庆华建友方医院有限公司51%股权是西南地区公司医疗卫生服务业的又一重要举措。

在收购医院时,企业必然会考虑对绩效的影响。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制药公司尚未成功收购医院。红河仁爱医疗此前收购了建德合益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并于2018年7月,红河仁爱医疗发布公告。根据买卖协议,卖方(即洪江新和洪洋)向买方(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担保,建德中医院和大嘉药业的调整后净利润按总额计算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不会低于2800万元。根据财务报表,医院和大嘉药业的2017年净利润超过2600万元。卖方无需根据买卖协议向公司支付赔偿金。

除了制药公司收购医院外,近年来,许多非制药业公司纷纷开始进入医院。以房地产企业为例,许多房地产公司已进入大健康领域,并且不乏购买医院。今年1月,融侨集团宣布已投资通道医师集团,计划投入50多亿元用于医疗领域,开发医疗,保健,医疗,养老,护理等医疗保健系统。不仅如此,大约有20家房地产公司以收购的形式将其行业扩展到医院投资和运营。北京鼎辰医疗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施立辰表示,对于房地产企业或资源型企业等具有转型需求的企业来说,医药是其向大健康领域转型的方向之一。它已经成为一种热潮已经好几年了,它也与政策层面的大健康产业的积极发展有关。

■专家分析

1这超出了战略考虑的范围

史立辰认为,在收购医院之初,很多公司正在考虑转型或增加对业务单位的需求。从战略角度来看,它们没有任何问题,特别是对于有转型需求的企业,如房地产企业或资源型企业。医疗和药品是他们转变为健康领域的方向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鼓励大规模健康产业的发展和有利的政策使得医院的收购蓬勃发展,许多公司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医疗市场有其固有的特点,公司投入巨资。 “在预期之下,预计会受到高度期待的医疗行业的收入和净利润可能不如这些企业的原始部门那么好,财务报表也很难看。此外,过去几年在资本市场上的医疗投资几乎是疯狂的,而且很难明智。目前,经过几年的运作,没有预期的回报。投资者自然会用脚投票。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施立辰指出。

2医疗投资周期长且区域性强

施立琛认为,这种投资涉及更深层次的问题。

北京三甲医院的院长曾告诉“新京报”,社会资本应该经营医院,十年内可能难以实现盈利。 “短期内赚钱或赚大钱是不现实的,医疗行业是一个沉重的资产行业。医院的基础设施和大型医疗设备的投资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医院的运作,内部管理和品牌。营销等与许多进入该领域的公司的原始业务部门完全不同。“

史立辰说,医院区域也很强。 “除了一些知名的公立医院外,大多数医院,包括省市和市三甲医院,基本上都服务于该地区的人民,而且许多省级的三甲医院也服务于省会城市。因此,在新的“东方”的运作下,收购的医院是不现实的,以便在短时间内显着增加医院的营业收入。

3投资专科医院或明智地选择

在企业收购医院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企业投入的大部分医院都是综合性医院。施立琛认为,综合医院难以盈利。相比之下,专科医院的投资相对容易获得更好。财务数据。 “当地患者早已对当地医院部门有了一定的了解。综合医院必须重建自己的品牌,投资是不可避免的。专业医院专注于某些部门,特别是品牌建设,这使得更容易获得品牌认知。度“。

这类医院面临的另一个常见问题是缺乏优质的医疗资源。虽然近年来医生的实践和社会资本有很多优惠政策,但大部分优质博士资源仍在公立医院。在这些医院获得高质量医疗资源的难度相应增加。施立辰告诉记者,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社会资本投资医院的进一步发展。

黑名单

收购过程充满曲折

近日,收购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以下简称江汉总医院)引发了一场风暴。该医院是当地着名的三甲医院,目前正在进行二次重组。华润医疗,新英里医院集团等众多公司正在参与竞争。终于赢了。随后,网络发布了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发布的《给全院员工的一封信》(以下简称公开信),雷正秀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由于操作不透明,财务状况不佳收购方,它坚决抵制收购Neptunus。

对此,海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8月7日宣布,子公司海北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湖北海王)与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孝感海王只计划与医院合作,目前收购该医院尚无实质性计划。

收购医院的“挫败感”仍在继续,海王生物是否会放弃该项目,收购医院后报告中提到的细节将由武汉协和医院主办。 8月12日,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公开发布医院相关信息,称“油田总医院确认了孝感海王在该医院的战略投资选择的有效性;海王生物的公告没有说放弃该项目。不仅如此,海王生物成功的关键还在于收购江汉油田总医院,该医院将由武汉协和医院主办,并被武汉协和医院院长公开否认。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通知内容,海王承诺为这次合作支付2000万元押金,但海王星也否认了这一说法。 Neptun Bio Securities的代表谢德生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Neptunus目前尚无实质性的收购医院计划,并表示不知道武汉协和医院2000万元的合作保证。

事情没有“停止”。由于收购过程中各种曲折,江汉油田总医院内部员工也开始怀疑产权团队,信任水平降到了冰点,医院工作人员公开发表《请愿书》,要求“热情款待是开放的,由人民集体投票给战略投资者”等等。甚至有员工直接要求解散董事会和监事会。

表现没有被提升和拖累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财务业绩必然是决定收购的重要考虑因素。在许多制药公司收购了医院之后,他们的表现并没有得到改善,但已经“耗尽”。

例如,海王生物在收购江汉总医院时备受关注,是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在致财务数据公开信中提出的问题之一:“海王的公共财政报告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年为负,偿债风险非常高,海王星的盈利能力存在问题,资金链非常紧张。“

从2016年到2018年,海王星生物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分别为-14.97亿元,-243.3亿元和-113.5亿元。同期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72%,79.05%和82.69%,远高于同期。生物技术产业的资产负债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三年中,海王生物已经收购了78家公司和31家新公司。上述投资总额超过60亿元,形成商誉39.18亿元。然而,收购模式并没有带来海王生物的盈利能力的快速提升。 2018年,海王生物资产减值损失高达3.35亿元,同比增长1374.76%,主要原因是商誉减值。

不仅仅是Neptunus拖累了性能。 2019年1月17日,仙一药业宣布,由于口腔医疗服务行业的不一致和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计划转让杭州嘻哈口腔医院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下简称被子公司所持有的称为嘻哈口腔医院。 Hip-hop Stomatological Hospital是浙江先宇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宇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是仙一制药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仙益房地产90%股权。至于转让的原因,仙益药业表示,口腔医疗服务行业与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不一致。转移是优化资产结构,进一步整合资源,并专注于主要业务考虑因素。然而,从财务数据来看,嘻哈口腔医院并没有为仙益药业带来多少利润,但它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8年8月31日,嘻哈口腔医院总资产691.55万元,负债总额320.03万元。资产为549.72万元。营业收入319.5万元,营业利润-130.05百万元,净利润-118.1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91.38百万元。

频繁的爆炸仍然寄予厚望

作为中国知名的大型输液公司,吉民药业主要产品的利润在2016年显示出显着的下降趋势。收购鄂州第二医院是济民药业并入医疗服务领域。

2016年12月,济民药业与鄂州市第二医院,Nialmet,王建松,叶晓青,嘉禾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原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以总价3.44亿元收购增资鄂州第二医院,获得了80%的股权。转让人承诺,鄂州市第二医院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不得低于2300万元,2645万元和2843万元。

但是,在2017年完成履约承诺后,鄂州第二医院2018年的非净利润仅为104.17万元。根据协议,Niemite应赔偿济民药业20%的股权和现金4370.8万元。由于Niemmet尚未履行其履约承诺,Jimin Pharmaceuticals于将其告上法庭。

8月6日,济民药业连续两次发起诉讼,均涉及收购鄂州市第二医院。

公告显示,鄂州市第二医院共有3笔债务,本金总额为1360万元。债务本金总额为800万元,利息暂时为人民币642万元。债权人翁雄祥已将鄂州市第二医院及其原股东浙江尼尔梅特针织服装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贷款涉及的其他债务法本金为400万元,临时利息为292万元。龙游西连超市,鄂州市第二医院和尼尔梅特被债权人绳之以法;第三笔债务约为210万元应付药品。

鄂州市第二医院的原股东和Neilmat的实际控制人王建松承诺在2019年8月30日之前偿还其中一笔债务,剩余的债务承诺将在2019年12月30日前逐步解决。济民药业表示,以上债务发生在公司收购鄂州第二医院之前。如果公司造成损失,则将基于协议以原始股东为目标。

尽管经常出现“爆炸性雷声”,但济民药业对医院仍寄予厚望。 7月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济民药业2018年非公开发行A股申请经中国证监会核准,募集资金不超过4.4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为约3.19亿元人民币。投资于鄂州市第二医院新项目。

“买,买,买”,“扔,扔”

如果收购的医院不仅可以提高他们的表现,而且会被拖累,那么包括景丰药业,义顺药业和华润三九在内的许多公司都转移了他们的医院资产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8年12月18日,义顺药业宣布拟转让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权,转让价格不低于6.6亿元。 2017年,医院总资产6.64亿元,实现收入4.02亿元,净利润6,940.5万元。 2018年前三季度,总资产7.2亿元,实现收入3.38亿元,净利润5613.6万元。

于2018年12月24日,景丰药业宣布拟以人民币1.5亿元的价格将其成为该公司全资子公司成都金沙医院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德阳第五医院。成都金沙医院有限公司仍处于盈利状态。 2017年净利润9,314,200元,2018年1 - 9月净利润8,125,400元。 2015年,京丰药业完成了成都金沙医院的全资控股,成立了贵州仁景医院管理公司和上海华宇医疗投资管理公司。景峰药业表示,上海华宇正在积极寻求医疗卫生领域作为公司整体规划医疗卫生服务集群的战略主体和未来医疗卫生服务投资发展平台。 2016年,景丰药业通过上海华宇收购了云南妍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5%的股权。仅仅三年时间,京丰药业就转移了整个医院的股权。

2018年10月8日,华润三九转让,持有深圳三九医院股权。 2019年1月2日,华润三九决定确认深圳市新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为该交易的受让方。约82.89%的股份相应成交额约为9.26亿元。此次出售预计将为华润三九带来约6.8亿元(税后)的资产处置收入。华润三九表示,医疗服务业务与公司的长远发展方向不一致,三九医院已关闭多年。股权转让被认为是优化公司的资产配置。与此同时,华润医疗投资也上市了三九医院17.11%的股权。三九医院共转让100%的股权。三九医院100%股权的上市价值由国有管理部门授权单位报告为7.42亿元,华润三九持有的82.89%的上市底价为6.15亿元。

本版编写/新京报记者张秀兰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