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四国评估货币统一:“拉美版欧元”来了?

?

南美洲和美国的四个国家对货币统一进行了评估。 “拉丁美洲版的欧元”即将到来吗?

国际方面

从提交到登陆,欧元经历了近四十年的冗长谈判进程。

最近,南美洲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产市”)非常活跃。

继南方共产党和欧盟于6月底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后于7月29日达成协议,巴西和阿根廷财政部长公开宣布南方共同市场国家之间的美人鱼货币采取了第一步。四个成员国(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将成立一个特别小组,评估未来四国之间的货币平衡。

南方共同市场货币统一的消息不是“风中的漏洞”。今年6月,当巴西新总统博索内罗访问阿根廷并会见马克里总统时,他表示支持建立巴西和阿根廷的共同货币。该行动成功后,逐渐扩散到南锥体共同市场的其他成员。

南方共产党目前对这一概念的实施再次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南锥体共同市场能否成为“欧盟拉丁美洲版本”,引发了学术界激烈的争论和反思。

南共市实施货币统一无疑有利于增强组织的活力和外界的信心,但实现这一目标仍需要很长的时间。

首先,南锥体共同市场本身仍然存在诸如机制不成熟和思想分歧等问题。南共产主义城成立于1991年,于1995年正式启动。它是南美洲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共同市场。目前,成员国之间的大多数商品都是免税贸易,而且对外界适用共同关税。

现代经济理论指出,区域经济集团应该经历四个阶段: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共同市场以及经济和货币联盟。货币统一意味着成员国需要放弃自己独立的货币和信贷政策,支持共同的经济和财政政策,共同的中央银行以及制定货币和汇率政策的共同承诺。从提案到落地,欧元经历了近40年的漫长谈判进程。

目前,南方共同市场处于共同市场的第三阶段,尚未达到统一货币的高级阶段,目前的发展也面临着许多考验。近年来,由于区域政治和生态的变化以及成员国之间的差异,该组织的发展停滞不前。

一方面,南锥体共同市场征收的较高关税壁垒似乎与世界贸易“隔离”。其他专家建议应包括更多拉丁美洲国家,如智利和秘鲁,以“扩大”南锥体共同市场。

另一方面,由于意见分歧,南锥体共同市场一度陷入分裂。 2016年,由于委内瑞拉的政治动荡,四个南锥体共同市场国家(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发布了将委内瑞拉驱逐出该组织的决议。与此同时,现有的四个成员国之间经常发生贸易摩擦,利益存在许多分歧和矛盾。阿根廷央行行长哈维尔冈萨雷斯指出,南锥体共同市场的货币统一是一个可以预见的目标,但它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为。

其次,两国发表了积极的声明,更多是出于政治考虑。巴西经济学家马里亚诺弗朗西斯科认为,这一声明背后有更多的政治和选举考虑。

阿根廷将于今年10月举行大选。作为中央右翼执政党“我们的变革联盟”和中央左翼正义党“变革联合联盟”的总统候选人,马基将参加这次选举。因此,一些专家认为,马基此时在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中提出的货币统一建议更多是基于政治和竞选的考虑。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作为新的右翼领导人,在政治哲学上与保守派马克非常相似。他积极表达了对马克里政府或后者再次当选的支持。

最后,提振经济是目前南锥体共同市场的首要任务。巴西和阿根廷是南方共产党的核心成员。在南共产党的区域内贸易中,两国的双边贸易额约占该地区贸易总额的90%。但近年来,巴西和阿根廷的经济一直低迷。作为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巴西经济增长乏力。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5%左右,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为1.49%。自2018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失业率高达10%,贫困率上升至32%,达到20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并且必须从国际货币银行借入巨额贷款组织。巴西和阿根廷作为该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在区域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方面不言而喻。

因此,在考虑货币统一之前,这些国家更重要的任务可能是通过制定国内政策和加强区域合作来促进经济发展,从而为货币统一的中长期实施奠定良好的基础。

曹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